镜花影

高三备考中,勿念

ALL金 白雪公主战记(上)

*名字来源于某眼珠子
*上一条不知道也没有关系
*你将看到极度崩坏的我流童话
*现代paro全员学生设定,大家一个班
*OOC预警
*以上都能接受那就往下翻吧

校庆最重要的是什么?

假期?狂欢?

醒醒吧,明明是校庆表演。

尤其是话剧表演。

一群人,还是自己认识的人在舞台上尬演。

想想就刺激。

————

“凯莉,剧本准备好了吗?”金趴在桌子上,看着对面奋笔疾书的凯莉。

闻言凯莉抬起了头,向金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用一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语气道:“没问题,这次绝对会让全校的人都记忆深刻的。”

看到凯莉的笑容,金顿时感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毕竟上次凯莉这么笑的时候——

油价就涨了。

——————

校庆当日,全校上下一片欢腾。

毕竟不用上课,耶。

到了晚上,校庆的重头戏——话剧演出开始了。

据不知名的某幻人士说,那绝对是他这一辈子最难忘(胃痛)的话剧了。

而该话剧也的确在校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现在还是看看这惊天地泣鬼神的话剧表演吧。

“有请高二(13)班的同学们为我们带来话剧——白雪公主战记。”主持人笑着为今晚众人的胃疼之旅拉开序幕。
——————

主持人话音刚落,台下就响起了小声的讨论声。

毕竟大家还是太年轻了,完全无法将白雪公主与战记联系在一起。

事后在场观众对其他好奇这场话剧的人都给出了这么一个忠告——

现在快跑还来得及!

——————
暗红色的帷幕缓缓拉开,凯莉甜美的声音也通过话筒传遍全场【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王,他有一个深爱的王后。

国王王后结婚多年却未曾有一个孩子。

求子心切的国王王后于是向神明祈求,祈求神明给予他们一个孩子。

在国王与王后的虔诚祈求下,神明终于答应他们给予他们一个孩子。

神说,那个孩子拥有着如太阳般璀璨的金发,如天空般湛蓝的澄澈双眸,如雪一般白皙细腻的肌肤,和如樱花般柔软的唇。

几个月后,王后诞下了一个与神明描述中一摸一样的孩子,并将他取名为白雪公主。

作为交换,王后在生下白雪公主不久后就去世了,国王又迎娶了一个新的王后。】

随着凯莉的话音落下,新王后(安莉洁饰)从黑暗中走出,对着镜子(帕洛斯饰)问道:“魔镜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语气毫无起伏,仿佛是在说什么不重要的东西。

帕洛斯表面上迎合着剧情说“您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但是他心里知道,金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

凯莉的声音再次响起【就这样,王后每天都会问魔镜世界上最美的人是谁,而魔镜都会回答是他。

但是这个情况只持续到白雪公主长大时。

在白雪公主16岁那年,王后再一次问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

王后(安莉洁饰):“魔镜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

“是白雪公主。”帕洛斯回答道。
帕洛斯内心OS:终于能说真话了。

闻言,安莉洁面无表情地说道:“啊,我不能接受有人比我美,我要杀了白雪公主。”
安莉洁内心OS:演完还要和金去吃饭,啊,好想结束。

安莉洁手一挥:“猎人呢,给我去杀了白雪公主。”

猎人(佩利饰):“好的!”

场上灯光一暗,另一个帷幕拉开。

白雪公主(金饰)穿着一件华丽复杂的裙子走上舞台。

顿时台下响起了一阵快门声。

观众内心OS:金的女装!洒家此生无憾了!

雪白的裙子上绣着繁丽复杂的金边,碎钻点缀裙边,蓝色的宝石构成华美的图案。

明明是裙子,穿在少年的身上却意外合适,裙子剪裁完美,勾勒出少年纤细的腰肢,映衬着他白皙的皮肤。

是的,没有一个人认为金穿女装扮演白雪公主有违和感。

金提着裙边登上舞台,全场的目光聚集在他的身上。
金内心OS:怎么办怎么办好多人啊都在看着我我一定要好好表演!

“白雪公主你快跑吧,王后要杀了你。”白鸽(裁判球饰)飞了过来,焦急地对白雪公主说道。

“母后要杀了我?”金一脸的不可思议“怎么会这样?”

“你快跑吧!王后派来杀你的猎人来了!”说着裁判球把金推进了幕后“快跑!”

帷幕又一次落下。

【白雪公主换了一身适合跑路的衣服,向王城外的密林跑去。】凯莉深情捧读台词“可惜还是被猎人抓住了。”

帷幕再次打开,佩利抓着金的手,任凭金怎么挣扎都不放。

“我不会伤害你的,”佩利一把把金抱住然后蹭了蹭“我会欺骗王后让她以为你死了,你快逃吧。”

“那你呢?”金停止了挣扎问道。

“之后我会来找你的。”佩利不舍的在金的身上蹭蹭,然后放开了金。
佩利内心OS:小鬼身上好香!好软!好想多抱一会!但是我看到雷狮老大的锤子了!只能撒手……

【猎人和公主分开后,成功欺骗了王后,而白雪公主来到了一处海边。】在后台,众人看不到的地方,凯莉露出了搞事的笑容。

呵呵呵,好戏才刚刚开始。

此时台下的观众一脸懵逼。

哎哎哎,说好的密林呢?怎么成了海边?

不过,有金吸就行了,管他呢。

另一边关闭已久的帷幕再次拉开,金看着眼前的“大海”,感叹道:“好美丽的海洋,可惜我无法近距离感受她的美丽。”

【就在白雪公主为无法亲近海洋而烦恼时,女巫出现了。】

女巫(卡米尔饰)走上前,拍了拍金的肩膀:“美丽的公主,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

金看向卡米尔,就算现在是演出,不能笑,他也忍不住了,发出了一声很轻很轻的笑声。

此时的卡米尔身穿一件黑色的长袍,头上还带着一顶巨大的巫师帽,脸上面无表情却因为演出要求硬是挤出那种拉人入教传【和谐】销的笑,别提多别扭了。

卡米尔掏出一瓶药剂递给金:“喝了它,你就能亲近这片海洋了。”

金没有接过药剂,而是郑重道:“需要我付出什么?”

“聪明,任何事物都要付出代价。”卡米尔将药剂放在金的手里,猛然上前,在金的唇上落下一吻,果然如想象中的温软 。

“这就是代价。”他说。
卡米尔内心OS:亲到了!金的初吻!值了!

围观群众:刚刚发生了什么?!

而后台:

凯莉看着在卡米尔亲上去的瞬间脸就黑了的众人,暗自感叹:没想到卡米尔是个狠角色啊,虽然剧本上说这段可以自由发挥,但是没想到他真的亲上去了!

看来是时候购入卡金股了。

觉得自己头上隐隐发绿的雷狮:卡米尔,那是你大嫂。

拉着嘉德罗斯的雷德和蒙特祖玛:嘉德罗斯大人您冷静一下!

嘉德罗斯:放开我!我要宰了那只虫子!居然敢动我的王妃!

雷德:大人您可以在上场之后讨回来啊,反正剧本让我们自由发挥。

蒙特祖玛:大人您在一周前就拿走了王妃的初吻,至于卡米尔您可以演出完了在收拾。

在后台的角落,格瑞克制着自己不上台打人。

他在意的只是卡米尔亲了金而已。

毕竟,金的初吻早在金五岁的时候就给了他了。

——————TBC——————
高考前最后一更,以后随缘见了各位O_o
不要脸的求一下祝福(๑´∀`๑)






ALL金 关于我们学校的那个小天使

【主题贴】二班的那个男孩子好可爱我能和他做朋友吗?

1L楼主
楼主是新来的,今天路过二班看到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孩子,有那——么可爱,有没有人告诉楼主他的联系方式啊?楼主想和他做朋友。

2L
报告首长二楼已被成功占领!

3L
楼上网速真好-_-||

4L
楼主,作为凹凸学院的老油条,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兄弟姐妹们接上O(∩_∩)O)

5L
不行*^_^*

6L
不行*^_^*

7L
不行*^_^*

8L
不行*^_^*

9L
不行*^_^*

(刷了若干楼后)

22L楼主
喂喂喂,泥萌怎么能这样,楼主的幻想还没开始就被你们打破了。

23L
原来楼主你知道这是幻想啊。

24L
原来楼主心里有点数啊。

25L
吃瓜围观O_o

26L楼主
就算不行泥萌也要告诉我原因啊,不然楼主死不瞑目。

27L一个萌丑
同情楼主,本萌丑就让楼主死个明白好了-_-||
那个男孩子叫金,人送外号小天使,本人也真的是个小天使,特别暖,非常受大家欢迎,本校校宠(说不是的都滚出去)
他的朋友很多,喜欢他的人更多,最重要的是——

28L抢答
学校里的大佬都喜欢他ヾ(^▽^*)))

29L一个萌丑
(ノ`⊿´)ノ楼上抢我词!

30L一个萌丑
就像28楼说的那样,学校里的大佬都喜欢他。
比如全校第一,天才(9岁)儿童,跳级进入凹凸学院的嘉德罗斯。
虽然他天天对小天使一口一个“渣渣”的叫,但是我们都知道,嘉德罗斯只叫小天使“渣渣”的。

31L
他叫我们这些路人群众为“虫子”-_-||

32L
不过大家都知道嘉总是个傲娇,明明很关心小天使但是就是扭扭捏捏,搞得我们这些围观群众都急了。

33L
上次校运会小天使跑一千米,跑完后不小心跌倒了,膝盖擦破了点皮,明明嘉总的心疼都写在脸上了,但他还是一脸嫌弃地走过去,说着“渣渣就是渣渣,跑这么点路都会摔倒”,然后伸手想扶小天使起来。
然而嘉总的手才伸到一半,小天使就自己起来了。

34L
当时我在现场,小天使起来的时候嘉总脸色就变了。
更刺激的是小天使刚起来,安迷修就从旁边杀了出来,手上还拿着创口贴和水。
安迷修完美地横在了嘉总和小天使之间,把嘉总挡的那叫一个严实。

35L
我也在现场!安哥非常温柔地给金贴上了创口贴,还把水瓶拧开递给小天使,还对小天使笑了!
我以我5.2的视力发誓当时嘉总脸都绿了O_o

36L
哈哈哈哈哈哈哈嗝,要说绿的话不是格瑞吗?

37L楼主
格瑞?那个全校第二?这和他有什么关系?O_o

38L
楼主你有所不知,格瑞可是金小天使的发小(幼驯染),关系很大。

39L
就是就是,上次校庆话剧上的那个公主抱我能舔一年!
旁友,吃瑞金不?

40L
作为当时的背景之一,我发誓我当时看到瑞哥的耳朵红了O_o

41L
说到那次话剧真的是全场高能,那个安哥单膝下跪执起金的一只手然后行吻手礼的画面现在还是我的屏保啊!
安哥那句“我将是您永远的骑士,保护您,直至死亡降临之时。”苏爆了!
旁友,安金安利吃伐?

42L冒着生命危险
怎么就没人安利我大雷金,我不服!
偷偷跟泥萌讲,上周五下午放学后层主路过实验楼一楼的时候,泥萌猜我看到了什么?

43L
楼上快讲!o>_

44L冒着生命危险
雷总把金壁咚在墙上,然后亲!了!下!去!

45L
这么刺激的嘛?!

46L冒着生命危险
不过就在他们的嘴就差0.01米的时候,卡米尔出现了,一句“大哥和金都在这里啊”把现场气氛砸的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47L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48L
终于有我大卡金了!
雷狮:卡米尔,这是你大嫂。
卡米尔:大哥,这是你弟媳。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ヾ(✿゚▽゚)ノ

49L每天都在吃狗粮
说起卡金,我这里有实锤哦O_o

50L
灯光师准备!摄影师准备!把话筒塞进楼上嘴里!楼上说出你的故事!

51L每天都在吃狗粮
层主我在一家甜品店打工,每周都有那么几天能看见金和卡米尔在店里吃东西。
吃就吃呗,互相投喂干嘛。
投喂就投喂呗,互相擦嘴干嘛。
两人之间弥漫着第三者无法插足的气息O_o
狗粮真好吃,嗝。

52L
还有人记得这楼是干嘛的嘛?楼主呢?

53L楼主
没有,狗粮真好吃,请继续O_o

54L
楼主坏掉了……

55L
就没人安利帕金吗?骗子×信任他的小天使就不萌吗?

56L
抱住楼上!帕金同好!

57L看我安利
上次层主去公园的时候在湖边看到了帕洛斯和金,本来金好像有点不高兴,但是帕洛斯俯身在小天使耳边说了什么后小天使就不生气了!
装做没看到帕总趁机在小天使耳边吹气,小天使没脸红O_o

58L在雨中听肖邦
既然如此我就安利佩金好了。
上个月层主出去买东西,然后在便利店里看到了金!本来想去打个招呼的,结果层主前脚还没迈出去,佩利就从旁边窜出来一把抱住小天使然后狂蹭O_o
从这熟练的动作上看,就知道他们经常这样O_o
更绝的是那天刚好下了雨,便利店外的路上有一个水坑,小天使本来想跨过去的,但是……嗯……因为身高……O_o
然后!佩利就走过去,把小天使抱了起来,抱着小天使走过去!

59L
6666666为佩金打CALL*٩(๑´∀`๑)ง*

60L
令人智熄的操作,6666666

61L真的只是路过
怎么没人安利爵金呢?明明那么好吃!

62L
楼上请开始你的表演(◦˙▽˙◦)

63L真的只是路过
昨天层主路过生物园的时候,看到了银爵和小天使!
他们在一起撸兔子,小天使脸上的笑容我……原地去世!
银爵不要以为你黑我就没看到,你在小天使笑的时候脸红了!

64L
哈哈哈哈楼上你想把我笑死好继承我的小天使吗?O_o

65L白学现场
就没人提起神近耀吗?他也是小天使的幼驯染啊O_o

66L
顶楼上,不过耀哥神出鬼没的很少有人见过他哎。

67L白学现场
层主见过!上上个星期四层主就在学校的小花园里看见了小天使和神近耀。
他们有说有笑的——虽然是小天使单方面的O_o

68L
楼上怕是不知道只有小天使才能听懂神近耀说话O_o

69L
狗粮真好吃,嗝。

70L已死勿念
嗯……有人吃丹金吗(小声BB)

71L
有!(理直气壮)

72L
有!丹尼尔老师赛高!

73L楼主
敢问丹尼尔是谁?新来的什么都不知道O_o

74L
消失已久的楼主出现了!

75L
原来这楼还有楼主啊O_o

76L已死勿念
丹尼尔是我们学校的校医啦,楼主你放心,只要在我们学校你就早晚有进医务室的那一天O_o

77L楼主
!!!我新来的你别吓我!

78L已死勿念
哈哈哈哈,逗楼主玩的,只要你不去和那群大佬争夺小天使你就不会进医务室的……应该吧O_o
有点跑题了,咋们还是安利吧。
去年情人节,小天使不是给丹尼尔送了巧克力吗(虽然他每个人都送了一份O_o)但是!其他大佬除了脸黑就没有别的表示了,只有丹尼尔,接过金的巧克力后不仅回礼了,还在小天使的额头上亲了一口O_o
还有丹尼尔你的手!从小天使腰上挪开!

79L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我刚好路过,当时旁边的秋哥脸都绿了O_o

80L
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上我弟弟O_o

81L
哈哈哈哈哈哈哈
心疼秋哥
旁友,骨科吃伐?

82L
吃!

83L
这已经变成撒狗粮的贴子吗?

84L
是的O_o

85L管理员
该贴引起广大群众的严重不适,已封
————此贴已封无法回复————

ALL金 豪华梦境七日游

*老到不能再老的梗
*如果金宝能看见众人的梦境
*OOC预警
    凹凸大赛的系统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存在。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它下一秒会抽什么风。
    而金,就是一次系统抽风的受害者。
    “恭喜参赛者金获得‘豪华梦境七日游’!”
    “哎?那是什么?”金眨了眨蔚蓝的眼眸,语气中充满疑惑。
    金表示懵逼,今天他只是一如既往地与紫堂一起刷积分,然后休息,然而就在他刚要入睡时,系统的声音就把他从周公的怀抱中拉了出来。
    “哎嘿嘿,就是参赛者金你进入别的参赛者的梦境然后强势围观啊。”
    “这不就是偷窥吗?!”金震惊地从床上坐起,“怎么能这样啊,偷看别人的隐私是不对的。”
    “这……也没办法啊。”系统沉默了一会,“反正你就当个围观群众就是了,绝对不会让你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的!”
    “啊,那好吧。”
    后来金才知道,对于系统来说,不该看到的东西——
    是不存在的。
【第一天】
    今天的金一如往常地打怪挣积分,然后休息,如果不是系统的提醒,他甚至以为今天与往常没有任何区别。
    “参赛者金请准备,即将进入第一个梦境。”
    金躺在床上,眼前一黑,等再次见到光明时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高台上。
    由如玉般洁白晶莹的石头砌成的高台仿若矗立于云端之上,辉煌而又繁丽复杂的装饰点缀其上,似有若无的圣歌缭绕其间,为这高台添上一丝神圣的气息。
    高台之下是沸腾的民众,他们欢呼着,争相向高台上的人献上自己的祝福。
    因为距离太远,金只隐隐约约地听到了“王”和“王后”。
    他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
    金慢慢地转头,将目光投向高台上的两人。
    下一秒他的下巴差点掉到了地上。
    站在高台上的两人赫然是他和嘉德罗斯!
    准确的来说是头戴王冠的嘉德罗斯和身穿婚纱的他!
    金发的王者丝毫没有把目光分给高台之下的民众分毫,他的目光只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
    金,他的王后。
    鎏金色的眸子中是一如既往的高傲,但此时却带上了或许是他本人都无法察觉的温柔。
    眼瞳之中只有那一个人的身影。
    金发的王者立于高台之上,倨傲地向圣空的万民宣布他与王后的婚讯,在民众的祝福中将闪烁着光辉的戒指戴于王后的指尖。
    白鸽飞跃天空,撒下彩带,带着远方的祝福又渐行渐远。
    金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等等!
    为什么他要和嘉德罗斯结婚啊!
    嘉德罗斯不是非常讨厌他吗?天天一口一个“渣渣”地叫着,天天嫌弃他!
    怎么会想和他结婚呢?
    错觉,都是错觉!
    然而接下来的场景让他想认为自己眼前所见的是错觉都不行。
     就在金试图催眠自己眼前所见的都是假象的时候,眼前的画面一转,场景从婚礼现场转到了……
     洞房现场?!
     金:我还是个孩子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个?!系统你说好的不会让我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呢?!
     “嘉德罗斯……”金躺在锦缎铺就的床上,双手紧紧搂着嘉德罗斯的脖子,脸色绯红,湛蓝的眼眸泛着水汽,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金发的王恶劣地笑了笑,鎏金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一面加重了身下的动作,一面抬手挑起了金的下巴,微微俯身,在金已经泛红的耳尖轻轻吹了一口气,满意地看到身下【和谐】人整个耳朵都染上了一层薄粉后在耳边道:“叫声哥哥来听听。”
    被迫围观的金:……
    你个嘉九岁就是看别人都比你大所以才在这种时候逞口舌之快吧!
     金面红耳赤地(被迫)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又不能动,他有什么办法,他也很绝望啊!
     放我下来!这不是开往幼儿园的车!
    金几乎是绝望地试图逃离这里,但是他无法移动。
    于是在金听到嘉德罗斯梦境中的自己带着颤音羞耻地喊出“哥哥”后,他觉得他整个人都升华了——在抛弃羞耻心方面。
    然后他终于醒了。
    看着窗外依旧布满繁星的夜空,金却没有了睡意。
    第二天早上,看到一脸倦意,眼底乌青的金,紫堂幻连忙上前询问:“金,你怎么了?昨晚没有休息好吗?”
    金扯出一个虚弱中带着些许生无可恋的微笑:“没什么,紫堂你放心,我没事的。”
    “可金你看起来状态很不好啊,真的没事吗?”紫堂幻看着金的状态还是觉得担心。
   “没事,真的没事,我们去吃早饭吧。”金揽过紫堂幻的肩膀,迅速地调整了自己的状态。
   只是一个梦而已!根本不能看作是嘉德罗斯真正的想法啊!金这么安慰自己。
   但愿……吧。
【第二天】
    “参赛者金,昨晚的体验怎么样?”系统的声音响起,但不知道为什么,金觉得这次系统的语气有些……贱兮兮的,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
    错觉,都是错觉。金这么说服自己。
    “请参赛者金做好准备,即将进入第二个梦境。”
    等金眼前恢复光明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建筑。
    那个小木屋不正是他和姐姐还有格瑞在登格鲁星的家吗?
    金的目光一转,意料之中地在房子前的一块石头上看到了格瑞还有自己。
    以前还在登格鲁星的时候,金最喜欢拉着格瑞坐在房前的那块石头上看星星了。
    虽然格瑞老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每次都会答应他的。
    此时梦中的场景是明月高悬,繁星如碎钻般洒满了整个天空,夜幕中的星河清晰可见。
    小木屋前是一片草地,其上盛开着几朵粉色的小花,在夜的微风中起舞。
    金和格瑞坐在这片草地里唯一的石头上,身后小木屋里温暖的橘黄色灯光为他们的身影镀上一层朦胧的边。
    这块石头金还记得是怎么来的。
    那是几年前,金第一次拉着格瑞看星星,虽然格瑞总是很忙,但他还是答应了。
    星星数的差不多,该回去睡觉的时候金说了句“虽然和格瑞一起看星星好开心哦,但是坐在地上还是会把裤子弄脏让姐姐不高兴呢,下次搬块石头吧。”
    然后第二天早上金起来就发现自家门前多了一块石头。
    但是金知道那块石头是格瑞搬来的。
    那天早上金意外地醒的很早,他看到了格瑞把那块石头放下然后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地走进了屋子里。
    格瑞真是我最好的朋友!那时的金和现在的金都这么想着。
    “金……”梦境里的格瑞突然出声,将沉迷于数星星的金唤回。
    金眨了眨眼睛:“格瑞?”
    从格瑞的角度,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在金如天空般蔚蓝澄净的眸子里倒映的星河……和自己。
    天知道他有多想让这双眼睛只注视着自己,只倒映着自己的样子。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几个字:“今晚月色真美。”
    看到此情此景,金想起来了,这是格瑞出发去凹凸大赛的前一个晚上。
    他记得当时他好像回了一句“是啊。”然后就发现格瑞有些失望地转过头去,不发一言。这件事让他纳闷道现在。
    “是啊。”梦境中的自己这样回答。
    看到梦境中的自己做出了一样的回答,金表示欣慰——
    这个我才是正常的我吗!
    嘉德罗斯梦境中的我?
    不存在的。
    格瑞真是我最好的朋友。金又一次发出了朋友卡。
    接下来就是回屋了,那这个梦境就可以结束了吧。金想着。
    不过接下来的展开让金始料不及。
    在金回答之后,格瑞叹了口气,紫罗兰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无奈。
    他伸手抓住金的双肩,让金的脸完全正对着自己,随后猛然倾身上前在金的唇上落下一吻。
    金:!!!
    这个吻不是浅尝辄止,格瑞趁着金因惊讶而微微张开的齿间悄然入侵,扫过口腔,纠缠着金的舌头,强迫它与之共舞。
    “嗯……格,格瑞……”
    一吻完毕,格瑞搂住因激烈的亲吻而微微有些喘息的金,在金的耳边轻道:“月色真美是我喜欢你的意思。”
    “金,我喜欢你。”
    又被迫围观的金:……
    我把你当发小你居然想上我?!
    金觉得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没法见格瑞了。
    于是第二天金起了个大早,自己一个人悄悄地溜出去刷积分,避免遇见格瑞。
    他需要一个人静静。
    不要问他静静是谁。
    那天格瑞在寒冰湖等了一天也没有等到日常向他扑过来的金。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寒冰湖为何充满着浓浓的怨气。
    格瑞仍未知道那天为何见不到金。
【第三天】
     金生无可恋地盯着眼前的天花板。
    这个折磨人的东西还要持续几天啊!
    “请参赛者金做好准备,即将进入第三个梦境。”
    我求求你快结束吧……
    但是金的祈求并没有得到回应,眼前一黑然后一白就来到了一个自己完全不认识也从来没有来过类似地方的巨型……商场。
    没办法,作为矿业星球的登格鲁星并没有如此豪华的巨型商场,所以也不能怪金不认识这种地方。
    看着眼前从未见过的景象金好奇地睁大了水蓝色的眼睛,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这就是姐姐说的大星球才有的巨型商场吗?果然好大啊……
    金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商品与衣着和登格鲁星完全不同十分精致的人群,完全忘了自己来这里是干啥的。
    不过接下来的一句话成功让他想了起来。
    “帕洛斯又骗我!”一个金发的少年站在巨大的橱窗玻璃前,鼓了鼓嘴,“说好在这里见面的,都过了半个小时了还没来。”少年的声音除了有些气愤外还有着一丝微不可查的委屈。
    “帕洛斯大骗子,又骗我。”少年有些生气地跺了跺脚,自言自语道,“再信他就是小狗。”
    金:……
    帕洛斯太丧心病狂了吧!连梦里都要骗他!
    金不由得回想起了帕洛斯是怎么日常骗他的。
    噫,不想还好,一想,金就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傻,每次都被帕洛斯套路。
    最近的一次就是几天前,金明明还好好地和紫堂幻一起刷积分,然后刷着刷着紫堂就不见了,然后帕洛斯就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当时帕洛斯只是笑眯眯地和自己说了一些现在看来都是套路的话,然后自己就……
    毫无悬念地上了套。
    金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在帕洛斯笑着用那双妖异的眸子看向自己时脸红了。
    等等!
    金猛然摇了摇头,把自己从回忆中硬拖出来,现在明明应该要关注的是帕洛斯在梦里也骗他啊。
   怎么就回忆起自己的黑历史了呢。
   于是金带着三分同情七分感同身受的目光看着梦中的自己。
   只能自己疼爱自己. jpg
   就在金同情梦里的自己时,一个黑超大叔突然跑来把一张纸条迅速塞入金的手中,然后又光速跑远。
   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诠释着“溜了溜了”。
   吓得金以为他还要来上一句“要盘吗?”
   梦里的金把纸条打开,只见上面只有短短的一行字。
   来楼顶的花园等我。:p
   “真是的……”金眨了眨眼睛,眼中的委屈尽数退散,“再信你一次。”
    金就看着梦中的自己又一次信任了帕洛斯,就像自己之前那样,一次又一次地信任他,就算知道他还是会继续欺骗自己,也还是会付出自己的信任。
    真是的……
    金坐上电梯来到楼顶,或许是因为现在是晚上的缘故,楼顶并没有什么人。
    “在哪啊……”金来到楼顶的花园,不得不说,不愧是有钱的星球才有的巨型商场,连楼顶的花园都是那么豪华。
    紫藤花缠绕在花架上,在月光下泛着柔和光泽的花瓣吐露着芳华,拢成一片紫色的瀑布。红玫瑰绽放着自己的美丽,为这黑暗的夜添上一笔艳丽的鲜红。微风拂过,所有的花摇曳生姿,犹如月下的精灵。
    但是如果真的要说月下的精灵,那还是站在此处的少年。 
    灿金色的头发为月夜带来阳光的温度,明净如天空的眸子如今倒映着无尽星河,他站在这片夜空下,远处是灯火辉煌的大厦,身旁是开的妖艳的红玫瑰。
    不过面对如此美景,不管是金还是梦境中的金,都是一愣过后感到了失落和委屈。
    又骗我……
    “又骗我……”
    又上了帕洛斯的当了 !金气愤地想着,梦境中的自己肯定也是气死了吧。
    就在金计划着第二天找帕洛斯打一架的时候,一道带着戏谑的声音响起:“怎么了?”
    梦境中的金猛然回头,金也看了过去,果然帕洛斯这货站在了花园的入口处,穿着西装,手上还拿着一捧包装精美的玫瑰花。
    金:我突然想溜了。
    可惜他不能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帕洛斯上前先是摸了摸梦中自己的头以示安慰,然后后退一步,单膝下跪。
    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流畅,一看就知道演练了很多遍。
    更重要的是,金居然从帕洛斯的动作中看出了虔诚。
    是的,他居然从一个大骗子的身上看出了虔诚。
    这怕不是什么恶梦。金有些害怕地抱住了自己。
    在风雨中与自己为伍. jpg
    然后金眼睁睁地看着梦中的自己傻乎乎地说了句“好呀”之后,帕洛斯就把一枚钻戒套到了他的无名指上。
    哦,没有嘉德罗斯的那枚豪华。
    等等!现在不是关注这个的时候!
    金把自己飞奔的思绪拽了回来,表面上冷静实际上抓狂充满无力地看着接下来的一切。
    “金,要听一个骗子对你的真心话吗?”帕洛斯将金搂进怀里,脸上的笑容少见地带上了几分真实“我喜欢你,是真的。”
    “我爱你,这是真的。”
    “我想和你共度一生,这也是真的。”
    “我以后不会再骗你了。”
    那双金橙色的妖异眸子中此时满是深情,俊美的脸上少见地带上了真诚。他俯下身,在少年的唇上落下一吻:“至死不渝。”
    梦境中的金捂住了脸,而金也捂住了脸,试图用手给温度渐渐升高的脸降温。
    犯规啊……
    不过下一秒他就把手放下来了,甚至还想抄起砖头给帕洛斯的脑袋来上一下。
    告白成功后要干什么?
    金啊。
    “大……嗯……骗子……”金脸色通红,蓝眸中氤氲着水汽,张嘴是不住的喘息“又……哈……骗我。”
    “说好……轻,轻……嗯……点的……”
    银发的骗徒微笑着,加重了身下的动作:“骗子的话你也信?嗯?”
    金表示:让我去死吧,求你了 。
    以后再也不会相信帕洛斯了!
——————TBC————————